返回

空降1630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九章 夜战桃花坞(上)(第1/2页)
    甘肃总兵杨嘉谟听闻高峻山取平凉,急调重兵扼守镇原,阻拦高家军的道路。红军友、李部司久攻镇原不下,退至西豪。曹文诏、杨嘉谟又在西豪夹击红军友、李部司,高家军损兵千余,再退环县。

    高峻山再派蔡芝山领兵二万征平凉。

    蔡芝山出征之后,高峻山又派出孙可望、冯双礼打探曹文诏的动向,并下令各部做好随时转移的准备。

    却说曹文诏在合水狼狈逃脱之后,重招旧部,在西豪与杨嘉谟夹攻红军友,并斩杀了红军友千余人,总算为自己挽回了一点颜面。

    曹文诏的行营。

    军帐内,曹文诏正与折奏师爷石三畏一起写塘报,石师爷大笔一挥,落笔写到:西豪大捷,斩获流寇红军友部人头千余,该部溃至环县,我军乘胜追击……

    正写到此处,一个探马跑了进来: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曹文诏头也不抬:“报上来!”

    探马禀告:“发现一路贼兵,打着‘闯’字大旗,往平凉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‘闯’字大旗?”曹文诏抬起了头问,“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探马回道:“有好几万人呢,摆出的是一字长蛇阵,走了一天,队伍都没有过完。”

    曹文诏挥挥手:“再探!”

    二个时辰后,又有探马来报,二万“闯贼”已过了黑水河,正往逼近镇原。曹文诏立即召集队伍,驰援镇原。

    曹文诏拔营起寨,三千铁骑杀奔镇原,这一日,来到一处旷野之地,四周全是桃树与矮崖,他勒住马头,询问左右:“此地是何处?”

    副将刘成功答:“禀曹爷,此地乃镇原地界,名唤桃花坞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此地风水不错,就在此地安营。”曹文诏说罢便下马,然后对曹变蛟道:“此处地形复杂,命令前锋营,多派探马。”

    曹变蛟只比曹文诏小几岁,论辈分是曹文诏的侄子,跟随曹文诏征战多年,也是个能征善战的骁勇之士。他应了一声,便去前锋营安排。

    桃花坞数十里方圆都是桃树,由于每四月盛开桃花而得名。桃花坞的林子虽大,树木却不高。这里有无数的矮崖平地拔起,只有一人多高,像一座座的人工假山,桃树看似人工种的,疏密有间,依着矮崖生长,形成许许多多横七竖八的大小通道,平日里往来的人不多,所以满地杂草丛生,还有一堆堆的荆棘灌木丛。

    桃林的右边是一片沼泽,左边是陡峭的山崖。

    曹文诏找来百姓了解到桃花坞的具体状况后,便问游击冯举:“我要在此地设伏,高明(冯举字)老弟,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冯举沉吟片刻,道:“这里地形复杂,四处密布桃树,便于隐蔽。不过……,曹爷,您有没有注意到,除了桃树林,还有许多的矮崖横隔其中,不是我骑兵的最佳战场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!老子才不管这些,只要能够灭了高峻山,我绝不放过任何机会。”曹文诏激愤地拔剑斩断一截桃树枝,“谁敢挡老子的道,就如同这树枝。高明老弟,这股贼寇其实就是神一魁的旧部,什么赫临庵、杨老柴、杜三、刘五、刘六、黄友才之流,统统都被老子赶尽杀绝啦,眼前这股毛贼也逃不出老子的手心。”

    冯举略有所思道:“曹爷,此地十分怪异,好似隐有一股杀气。”

    曹文诏哈哈一笑:“老弟,你不必长贼人士气。”

    冯举劝道:“曹爷,此地不可久留。”

    曹文诏讪笑道:“高峻山、红军友乃漏网之鱼,莫非高明老弟害怕了?”

    冯举提醒道:“曹爷忘记了两个月前的合水之败吗?”

    提到合水之败,曹文诏倒吸了一口冷气,想不到贼寇当中还有这么厉害的角色,能算计到他曹文诏的头上,一种不详之感,渐渐地涌上他的心头,低头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良久,曹文诏转而问参将平安:“泰之(平安字),这个高峻山真的很厉害?”

    平安奉承道:“一帮乌合之众,他高峻山怎是曹爷您的对手?咱们入陕以来,每战必胜,您是这帮龟孙子的克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,奶奶个熊!这话老子爱听。”曹文诏重拾自信:“诸将听令!立即埋锅造饭,饱餐一顿之后,给老子狠狠地收拾高贼。”

    平安献计道:“曹爷,此地地形复杂,便于我军设伏。我已打听清楚,桃花坞是通往镇原的必经之路。咱们在此守株待兔,必将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满意地点着头,“传令下去,饱餐之后,就地设伏。”

    饱餐之后,他们就在桃树林中埋伏下来,等待高峻山的义军出现,可是,直等到天黑,也不见义军的踪影,曹文诏派出的几拨探马,也不见回音,他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白天吃的饭,到现在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,副将刘成功年纪稍大些,经不起饿,他笑嘻嘻地来到曹文诏面前:“曹爷,咱们已经等了三个多时辰,您看,现在天全黑了,高贼应该不会再来了,是不是先生火做饭?不能让弟兄们都空着肚子呀!”

    曹文诏皱了皱眉:“让弟兄们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